第104期 | 2021.6.18.
中國好詩

綜述·評論

 

望不到的鄉愁和看得見的愛情

蔣浩


    乡愁和爱情几乎是这期诗辑的显在主题,也是中国诗人最爱歌咏的传统。可以粗略地认为,中国山水诗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关于乡愁的书写。诗人对家园的记忆和眷恋,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慢慢转化并进阶为对家国情怀的讨论和追寻,回溯式的追忆就变成了超越中的前进。我不敢肯定《平山湖丹霞》中的平山湖是否就是诗人的家乡,但诗人在那里寻找梦里失踪的白骆驼、山羊的眼神、神秘的脚印,最终诗人穿越平山湖大峡谷,找到的是他灵魂有关的一只飞岭而过的红狐,既回应了开篇的找寻,更是回到了自己灵魂的家园。同样是在路上,与《平山湖丹霞》注重航拍视角不同的是,诗人在川流不息的《東津路上》只截取了一个略微荒诞,甚至怪诞的动态场景: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不断对着电话亭里的话筒喊重复的问候。这个有意味的动作肯定也是有异味的,但更为不解的是,“电话亭的一侧,挂着一块牌子/一面是:于其虎/一面是:散落的阳光”。这首诗的妙处恰恰就在于一种开放式的现象并置,留出有待于读者的想象力去填补的空间。诗人通过这种街头看似偶然性的强行并置,去实践一种倾向于主观的“我来了,我看见,我说出”个体判断,至于这首诗说出了什么,诗人显然在考验读者自己的答案。本辑中涉及到具体地理的还有《洱海》《吳家灣的路像一群野孩子》等,与前两首诗不同的是,叙述上更细腻,更注重情感的由衷抒发而不是理性的提炼,很可能诗中的地理就是诗人的家乡或心灵的归宿。我注意到这辑诗中两首出色的关于爱与死的诗:《二月初二,給父親理發》和《深山寂寞》。构思精巧、角度新颖的有着极简主义风格的《理发》短诗深深地打动了我,把坟堆比喻为人头已是出新,清草除棘割藤自然就是理发,但最精彩的却是结尾“轻轻吹了吹左手小指头上/新鲜的伤口/一直记得父亲说过/吹一吹就不疼了”,这也是我自己的小时候的经历,轻描淡写的朴实家常话引起的共鸣不仅仅是情感上的,更是某种对记忆、伤痛、死亡的超然。而《深山寂寞》里姐姐的爱与死在结尾处追求的是震惊效果:用悬崖来丈量爱情。诗人巧妙地以悬崖为尺,爱情变得可以计量,可以数字化,这是当代情感对死亡的新理解,让人印象深刻。本辑中《某些雲》和《露珠晶瑩》中的云和露珠大小不同,都是柔软的,但云是乡愁的,而露珠是爱情的。同样,《落日》和《桑葚》的小大之别有如云与露珠的视觉差异,落日在诗中是被梦接住,“蛋一样孵化”,而桑葚 “从脚下的泥土中挣脱/一颗颗飞回枝头”,落日与桑葚都是沉郁的乡愁,在诗的最后都变成了飞升的爱情。

特邀專家


蔣浩


1971年3月生于重慶。先後在成都、北京、海南和烏魯木齊等地做過報刊編輯、記者、圖書裝幀設計、大學教師等工作。編輯《新詩》叢刊。著有隨筆集《恐懼的斷片》(2003),詩集《修辭》(2005)《喜劇》(2009)《緣木求魚》(2010)《唯物》(2013)《夏天》(2015)《遊仙詩·自然史》(2016)。詩作被譯成英、德、法、西、韓等多種文字。應邀參加過中國文學節(瑞士,2009),第37屆英法詩歌節(巴黎,2014)。曾獲北京文藝網國際華文詩歌獎(2014)。


編輯委員會
  • 主編:金石開
  • 執行主編:孤城
  • 編委:
  • 王夫剛
  • 王家銘
  • 李嘉偉

  • 金石開

  • 羅曼
  • 孤城
  • 符力

(按姓氏筆畫數)

欄目說明

1. 《中國好詩》是由中国诗歌网编委会完全从文本质量出发,秉持优中选优、宁缺毋滥的原则,从一至两周内过万的自然投稿中精心挑选佳作汇编而成。

2.本欄目由本站官方主導,與廣大網友投票參與的欄目區別明確,每期推薦詩作20件左右(排序不分先後),並邀專家進行綜述點評。受邀專家獨立撰寫評語,最大程度體現專業的審美標准,不受任何其他因素幹擾。

3.由于輪值編輯每日審稿量大及其他原因,可能致使漏選部分優秀詩作,望不要受影響,而是繼續投稿支持。

4.作品由中國詩歌網編輯部在保證個人審美的基礎上,集體協商推薦。

5.編委會每期提名作品,邀請1位专家进行综述点评,如现有作品不能诱发特邀專家点评兴趣,则他可自行提名作品,报编委会同意后,撰写点评。

6.本欄目將會不斷完善,歡迎留言,提供建設性意見。


提醒

(1)點擊橙紅方格後的標題可閱讀正文

2本欄目能適應手機閱讀,只需將本欄目網址轉發到手機,即可實現,並可轉發分享微信朋友圈。


中國好詩
top_poem_zgshige